TOP

中国重生过程中的奇迹
2014-01-24 01:26:11 来源: 作者:严家祺 【 】 浏览:0次 评论:0

中国重生过程中的奇迹
作者:严家祺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
一九八九年在巴黎成立的“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

 
    中华民族在二十一世纪的复兴,既需要政治经济体制的变革,也需要中国的重生,即需要使传统儒家在吸取全人类文明精华,包括基督教文明精华的过程中得到提升,使传统的儒家成为二十一世纪的新儒家。今天中国的混乱,是三千年来传统体制和传统儒家不能适应中国现代化过程的反应。
    在基督徒心目中,只有神的指引,才是自己前进的方向。在一个“无神论”的儒家中国,神的指引可以近似地解释为按照自己良知的指引去作决定、去行动。所以,正义感和良知是儒家中国保持良好人际关系的基础。
    儒家思想早已深入中国人的骨髓,它的最佳面貌是用“忠孝仁义”处理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中国“皇权思想”的存在和缺少“权利意识”与此有关。儒家是“人生海洋中的游泳术”,神则是真理、正义、道路。当中国在全国性重大问题上不讲正义时,法制就日趋松懈,人的权利就得不到保障,人们就会不讲正义、不问是非,中国人就只能在“人生海洋”中游泳、挣扎。
    正是在这种日益混乱的情况下,中国出现了一个“奇迹”,这就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风靡中国的基督教圣歌《迦南诗选》的出版和传播。《迦南诗选》是河南一个没有受过正规音乐训练的农村女孩在经常的家庭教会聚会中,一首首旋律和歌词在她心中响起,由她的灵感创作的五百六十五首诗歌。
        有一首歌的歌词是:
 
        “哪怕只有一滴血一滴汗,
        也要洒在中国,
        哪怕只剩一口气一把力,
        也要献给中国,
        中国啊!有多少海外赤子,为你哭泣,
        站在大洋彼岸,时时把你装在心里。”
 
除了《迦南诗选》外,中国农村家庭教会聚会时,还有许多“圣歌”的歌词是自己创作的:
 
        “小草永远不会抱怨土地的贫瘠,
        在哪里都能够深深扎下根;
        河流也不会抱怨群山的高耸,
        绕流急行也要把土地滋润。”
 
        另一首歌对“神”说:
 
        “只有你让我活着像人,
        只有你让我活得有价值。”
 
    王炳章和王策的出现、海外民运的变化和中国宪政运动的兴起,与《迦南诗选》一样,是中国重生之路上的又一个奇迹。
    最近三十年来,海外中国民主运动的两个最重要的人物,就是王炳章和王策,这个奇迹还在于他们两人都是基督徒。王炳章是海外民运组织的创始人,王策则是“大一统”海外民运组织的终结者。
    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使“大一统”的基督教转变为每个人直接面向神的新教。在王策被捕入狱後,历经一次又一次“合并”而成的海外民运组织,就此寿终正寝,转变为数以百计的、大大小小的民运组织。
海外中国民运没有衰亡,相反,在中国国内和海外,一个以共和宪政为目标的民主运动,更加汹涌澎湃,与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相结合,形成改变中国的巨大力量。
    王炳章是加拿大麥吉爾大學醫學哲學博士,王策是美国夏威夷大学政治学博士。十一年前,王炳章在中越边境被捕,被判无期徒刑,至今仍被單獨關押。王策于一九九八年返回中国,在杭州被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获释後居住在西班牙。
    王策的思想有三个组成部分:即基督教精神、共和宪政的目标和渐进民主化的道路。他与王炳章一样,不仅是思想家,而且是身体力行的行动家。
    在我看来,王策还是一位杰出的“行为艺术家”,他的舞台从美国、欧洲伸展到中国,而他演出的真正“道具”竟是海外民运组织。他在担任海外最大的民运组织的主席时,竟然只身一人回到中国,向中共提出中國三十年的政治改革方案,在杭州會見中国民主黨籌备發起人王有才,事发被捕。
    他的行动激起了巨大的政治波澜,引起了全世界华人社会的关注,多少次呼吁、多少次声明、多少次会议起来救援他,使他无意识地成为一出“政治行为艺术”演出的主角。应当说,他成为“政治行为艺术家”是不由自主的结果。
    王策被捕後,王炳章在一篇呼吁救援王策的文章《三次长谈忆王策》中谈到王策的《中国重生之路》时说,“王策弟兄文静儒雅,笔下却雄兵百万。其大作的中西文化力道,非一般人所能及。”王炳章目光深邃,一眼就看出那个多次合并成的、由王策担任主席的组织的名字既奇怪又不正式,“成了泥潭一个”。王策跳出了这个“泥潭”,“干出了事业,震动了全球,荣耀了上帝。无论改良,还是革命。起而行之,应当是最基本的一条。”
王策改造中国的“共和宪政”目标,无疑是正确的,这也是今天中国宪政运动的共识,但作为一个基督徒,王策同样身上有着“原罪”。他为中国设计的政治改革的具体方案,主要是他作为“人”的头脑的产物。
人类社会的组织结构有多种多样,人能提出改造社会的“目标”和“蓝图”。然而,不同人有不同“目标”和“蓝图”,“目标”也有“可行”与“不可行”之分、“蓝图”有“粗劣”和“精确”之分。按照那一种“目标”和“蓝图”来改造社会,往往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当少数人把某种“不可行的目标”或“粗劣”的“蓝图”,用暴力强加于整个社会时,势必会发生冲突甚至战争。英国思想家伯克认为,人类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缓慢生长的有机体,不能按照一张社会蓝图来任意编排,社会的变化,几乎根本不听从人的意志。可以说,所有启蒙思想家——人间的“先知”,从《乌托邦》的作者托马斯·摩尔、卢梭到马克思,都希望按自己头脑设计出来的方案改造整个社会。十八世纪的法国大革命、二十世纪的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都是这种广义“启蒙主义”的产物。
    王策的“三十年不变”方案也是这种“设计”的产物。理性如果不与人类的情感、良知相结合,用完美主义的理性和强制力量全面改造社会,无一不给人类带来灾难。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这本七卷集,就是作为“政治理想主义者”和“政治行为艺术家”的王策演出的全记录。

                                                                    严家祺写于2013年7月22日
 
 
Tags:重生之路 责任编辑:wangce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回国上书声明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免責聲明 | 私隱政策聲明 | 版權公告
2013 中国共和党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