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国共和宪政之路》编后序
2014-01-24 01:36:30 来源: 作者:吴倩 【 】 浏览:0次 评论:0

《中国共和宪政之路》编后序:

历史的命运 

 作者:吴倩
 

 
我们是王策在海外民主运动中的伙伴和守望者。
在数十年的流亡生涯中,因为共同的命运,使得我们与王策等朋友们结下的友谊不亚于我们的前辈们在战争年代结下的友谊。
这份友谊是厚重的。
也是因为命运的使然,自四九年以来的历史,虽然只是一挥间,但是,对于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同诞生,成长的一代人来说,确实非同一般。这意味着什么呢?就是我们这一代人长期地活在黑暗中。
在中国,从二十年代起兴起的共产主义信仰以及由此而建立的“地上天国”虽然是一个大而无当的谎言。但是由于大多数人接受了这个谎言。于是这个谎言就变成巨大巨重的精神领域的黑色物质,压制这个社会也吞噬了无数的灵魂。
如是,它从精神结构到社会结构。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当代“巴比伦”之国度。
其实,这仅仅是一个常识:大又如何?一个国家再强大,如果失去了自由创造的精神,阻断了历史文化的承接,则她只能沦为人类学的意义,失去了一些贵重的精神特质。
能够认识历史真相并勇于反抗的人是不多的。
在我们同代人中,曾有罕见的勇者,不惜一切代价地去与专制集权对撞。而被碾成齑粉。他们或许至今不为人所知。却命中注定地走进了寂寞的先行者行列。
我们的民族从来就存留着不灭的火种-这是历代先烈先贤所埋下的血种。
我们是一群赤手空拳的朝圣者。仅凭着那星火般的信念,在犹如黑洞般的当代反历史的“历史命运”中摸索前行。
走上这条不归路,则意味着:除了黑暗还是黑暗,除了挫败还是挫败,除了孤独还是孤独。除了岁月的蹉跎还是岁月的蹉跎……
同路人少之又少,在看不到希望的旷野中,仅凭着星火般的信念,甚至连这信念都被强烈的质疑过。
真的,非亲身经历,不能领悟什么叫“精卫填海”;什么叫“蚂蚁啃骨头”;什么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在海外民运中,我们也是早期皈依基督耶稣的基督徒,虽然只是一小群。在世界各地只不过保持着松散的联络。
然而,作为劫难时代的“余民“,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先行者。我们有一个任务:就是传承先贤先烈的精神遗产。六十四年来,我们不得不承受着“反历史”的“历史命运”。
“余民”的生命是不属于自己的。
由于我们一生大都在黑暗中逆向成长。因此失去在母国的青春,自由,朋友,事业,家园……
而命运是公平的,正因为这若干的失丧,我们因此而获得强大心灵。这份厚赐已成为虚无历史中的星火。
我们虽然是一小群,但是我们可以坦然地说:历史命运的真实性,因为我们的付出而得以存留。
民族的精神土地似乎曾经是荒芜的。只要种子在,经过土质的穿透和雨水的沛然降临。它必然生长出新品种。
正是在这样的时代精神背景下,我们来推荐《中国共和宪政之路》的作者王策,是有意义的。
王策处在当代诡谲多变的历史疑云之中。他长期投身海外民运,为中国宪政改革呼号,奔走,不遗余力。
百年前就有宪政之父宋教仁先生为之生,为之死。这个美好的梦如今被后继者王策们重新高举起来。
只不过后继者的时代背景则更显得复杂残酷诡谲。六十多年的集权专制,毁灭了本民族许多优秀的人物和历史遗产,而早期海内外民运组成人员,则大多数是经过专制集权制度的钳制塑造,尚未脱胎换骨的人们。
历史使命的衔接,却实在是无法绕过这一代人。
王策本是一介书生。按理并不合适政治运动的实际运作。因缘际会。他被推进海外民运的泥潭中,漩涡中。风浪,风波中,在这个竞技场上被折磨,推搡,蒙冤,煎熬……
这些残酷的经历成全了他,使他不是在书斋中,而是在实践中,既完成了“出死入生“的信仰人格的转型,也完成了”出儒入侠“的文化人格的转型。
王策这个人,虽然从政,但他身上缺乏不良政客的投机,钻营,算计等恶习,他从不与人做无谓的斗争内耗。在他身上具有悲天悯人的历史苍桑感。具有当下民主运动中人需要的“宽容,谦卑,理性,平衡”等特质。
在海外民运最艰难的时刻,继王炳章1998年初春冒险犯难,闯关回国,会友组党,被当局驱逐出境之后,王策接着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回国上书。
1998年年底,有感于中国的政治改革多年来迟迟难以启动,他抱着像干将、莫邪那样拼死一搏,为了铸剑成功纵身投入火炉,以身殉之的心愿,与同仁李力,黄河清等策划,毅然回国,进行戊寅年返国上书的活动,因此被投入大牢三年多。
回国上书虽然失败,可是,这次纵身一跃的举动,使中国民主运动从原来的价值理念的宣扬,转向了宪政追求的轨道。并通过他后来一系列的文章,一直在影响着国内的宪政改革的话语,对推动国内的宪政运动起着润物细无声的作用。
“上书“这件事,百年前,康有为,梁启超做过,那就是1895年的“公车上书”, 戊戍变法,君主立宪。
百年后,王策与他的战友“戊寅上书“。失败被捕。
一个是“进京上书”失败流亡;一个是“返国上书”失败被捕。
历史事件有时何其相似乃尔!
但是,这相似之间,却埋伏着一个“吊诡”的难题。
百年前,从康梁变法到孙中山的革命,他们是处在历史变革的顺产期。变法成功抑或革命成功,或仅因着一些人为的因素。但是帝制必结束却是因其命定的寿数使然。
而自四九年以来的历史是一段复辟的专制历史。也是扭曲的伪历史。
如何解决“回归共和”的道路,这个“悬案“引起很多有识之士的思考和奋斗。
回顾历史,有一个谜底昭然若揭:
从结束帝制到民国诞生,是一个民族子嗣诞生的顺产期。而自四九年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是一个逆乱的私生子——犹如以色列历史上的以色列和以实马利。一个是命定的子嗣,一个是悖逆的私子。
这两条血脉不但在世界历史中,也交织纠缠在中国历史中。
2013年,正值世纪大变局的末尾,中国政治已经不仅仅是中国政治,她牵动着整个世界变局。世界局势的情景正在围绕着以色列与伊拉克的二子之战而激烈展开。
2013年,中国政治正在进入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拐点”,时代需要一群政治家。
这次转型,是关乎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命运。被历史潮流推举出来的历史人物们,将决定这个民族的新品质。
历史呼唤着“重生”的新人、呼唤着“勇者”。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老子言)
王策,乃是上天赐予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份礼物。
 
2013年10月1日,完稿于香港如心海景酒店。
笔者第四次被中领馆拒绝入境之日,谨此纪念。
 
笔者简历:
1979年民主墙时期,南京《人间》地下文学社成员
1985年于南京地下教会受洗皈依主耶稣基督
1988年7月1日流亡海外
为早期中国民联与中国民联阵普通成员
中国基督民主同盟成员
 
Tags:《中国共和宪政之路》编后序 责任编辑:wangce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共和宪政之路》前言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免責聲明 | 私隱政策聲明 | 版權公告
2013 中国共和党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