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与王策
2014-01-24 02:00:42 来源: 作者:郑源 【 】 浏览:0次 评论:0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与王策

作者:郑源
 

     今天,当我们用这两个名字行文时,我们是感到骄傲的。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的同仁和其领袖,王策主席没有虚度20世纪的结束。我们不仅仅用言语更用行动表达了自己对中国民主事业的承担。“寻求真理并说出自己所信仰的真理,这是天赋的权利,永远不能成为罪行”,历史终将会证明:以王策为首的民联阵-自民党人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真正参与者、推动者。
     《汉书》董仲舒言:“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那些在民主运动中只追求个人功利者,没有一个不是失败者;他们或者是历史的匆匆过客,或者成为民主运动的背叛者。
本文是以时间为顺序,记录下中国民联阵-自民党在第一次世界联合代表大会召开前後几年的时间里,我们的重大活动和主要决策。

          一、中国民联阵-自民党的建立、健全与发展

    九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国民主联合阵线第二次代表大会在美国旧金山召开,时任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的王策博士和自民党中央委员、监委委员列席民联阵二大。五月二十八日在双方共同协商努力下,“中国民联阵-自民党联合声明”由民联阵再次当选的徐邦泰主席和自民党王策主席签字。自此以“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为名字的海外最大的民运团体登上了其反对中共一党专政的政治舞台。
九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世界日报全文登载“中国民联阵-自民党就中共试射导弹制造台海两岸紧张局势的声明”。由郑源代总部起草的声明中指出:
“一个中国只能是包括大陆,台湾,港澳等地的未来民主中国,而不是一党专制下独裁政体的中国。……中国的军队和国防力量应该是保卫自身的和平和安全,而不是一党谋私的工具,更不应该是陷中国、亚太地区趋於紧张和军备竞赛的工具。声明着重指出:中共为了扭转大陆人民对其贪污腐败政治的强烈不满,为了扭转国内持不同政见者对其一党专制的挑战,一些新贵在“老人政治”行将就木之际,为了自己王冠上的荣耀,更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台海两岸推向战火之中。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和海峡两岸的和平,不仅仅是中国一个国家的事情,是国际政治生态的大事。……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力量动员起来,才能确保亚太地区的和平和人类社会的正常进展。”
     九五年七月三十日民联阵-自民党发表声明,要求中共释放被捕的吴宏达先生。
十月二十二日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江泽民访美期间,民联阵-自民党发表抗议声明。声明中特别指出:
“中共暴政的存在其实是善良人们的软弱与纵容,有良知的中国人请放弃狭隘的“爱国”心态,想一想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数千万人,至今仍在狱中的魏京生、王丹、陈子明等人;他们仅仅是为了捍卫心灵上的自由和表达做为人的权利而受到中共的迫害。中国人要想在世界人民面前有尊严地活着,我们的子孙後代要想免去受迫害的恐惧,那麽就只有一个选择,对中共的独裁制度说:不!”
九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民联阵-自民党在纽约中共领事馆前集会抗议中共再一次逮捕魏京生。郑源在集会上宣读民联阵-自民党抗议信十二月十三日魏京生在一次被中共判刑十四年。民联阵-民党全球各分部、支部在世界各地集会抗议。郑源并撰文悲愤地指出:“众生有怒,苍天无错。人们不禁要问:魏京生,何罪之有!”随後,民联阵-自民党发动了全球申办魏京生“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人”签名运动。
九六年三月,民联阵-自民党观摩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团十三人赴台参访。原民联阵,自民党正副主席、理事,监委会主、副委在台访问期间,多次会议後达成协议:民联阵-自民党世界代表大会将於九七年在纽约市召开,并确定了筹备委员会各组负责人及代表分配名额。
九六年六月一日,民联阵-自民党在纽约法拉盛文教中心举办了“反省文革,纪念六四”座谈会。座谈会由林樵清秘书长策划,王涵万、郑源主持,包括王若望、司马璐,郑义等著名作家与纽约民运数十人与会座谈。与会者指出:文革浩劫与“六四”惨案是人类文明史上最野蛮的反民主反自由的大悲剧,而这一切都是执政的中共一手造成的。
经过了两年多的共同运作和各方面的筹备,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世界代表大会在纽约法拉盛召开。八十二名代表(原民联阵代表四十五名,原自民党代表三十七名)来自於美东、美西、美中、加拿大、欧洲的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瑞士,亚洲的日本、台湾、香港、澳大利亚等世界各地。
民联阵-自民党海外的所有分部,支部都派代表自费来与会,充份体现了联合后的民联阵-自民党的运作获得海外成员的认同与支持。海外民主运动的著名活动家和“六四”前後流亡海外的学者、学生领袖三十多名贵宾与会并致贺。十一月十六日才抵达美国获释的魏京生先生写来了贺信。信中讲:“我虽然不能参加你们的大会,但我衷心地祝贺大家……并相信大会一定会成功。”
二十九日的代表大会通过了本组织的名称为“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简称为“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代表大会通过了本组织的章程共十一章。章程总纲中确定了本组织的宗旨:在中国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政体,保护私有产权,发展市场经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正义,落实社会福利制度。总纲的第一条明确地阐明:本会主持《中国之春》杂志社,主办《中国之春》杂志及其业务。代表大会的章程成为民联阵-自民党的最高组织原则。
十一月三十日,代表大会选举了民联阵-自民党新的领导机构:
主席王策博士,副主席伍凡、陈燕珠(女)、郑源。
监委主任汪珉,监委徐英朗、陈汉中、姜凯、杨小炎、陆耘、舒杨、公孙腾、纪虹共九名的中央监察委员会。
代表大会确定中央理事会理事共二十七名,除四位正副主席,其馀二十三名理事由世界各地分区选出。美国地区中央理事八名由参加代表大会的美国代表当天下午选举产生,他们是徐邦泰、郭平、王涵万、王德耀、杨建利、黄奔、林樵清、熊焱。代表大会结束後的一个月里世界各地区中央理事经选举後产生。香港三名:黄元璋、张伟欣、陈劲松;日本二名:陈永明、田仲文;加拿大二名:钟衡、耀纯;英国:高沛其;瑞典:赵晋;德国:林才君;西班牙:李力;法国:岳武;荷兰:顾坚明;澳大利亚:陆永彤。
十二月一日,纽约各大华文报纸,电台和电视报导了民联阵-自民党世界代表大会的新闻。《世界日报》新闻稿中写道:新当选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的王策浙江温州人,分别获得中国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硕士,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文学硕士和夏威夷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著有《中国重生之路》等书。
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民联阵-自民党纽约地区分部会员大会在法拉盛文教中心召开郑源致开幕词时着重指出:一个人在中国民主运动中积累政治资本可能需要十年功夫,而失足只需一刻钟;民主运动的领导者一定要有不被人指摘的操守和遵守民主规则的勇气,一个团结的民联阵-自民党或许还有前途,而一个分裂的民联阵-自民党是注定要失败的。纽约分部大会选举王湘、连美英(女)为分部正付主任。参加大会的三十多名代表就民联阵-自民党对中国时局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九八年一月十日,王策主席在安排好欧洲理事选举与各项工作後赶回纽约。一月三十一日王策提名郭平任民联阵自民党秘书长,林樵清任总干事并随後获中央理事会认可。
     九八年一月《北京之春》杂志社召开“一国两制”座谈会。十一日晚民联阵-自民党由郑源、林樵清出面,邀请吴方城(民联主席),杜智富(民阵主席),薛伟(《北春》经理),连胜德(自民党秘书长)晚餐。席间讨论了民运各团体的协作和组建中国海外民主运动联席会并推举魏京生为主席的各项事宜。这是海外民运各团体各自为政多年後的第一次坐在一起的对话,尽管後来的发展有了各种变化,但首开五方对话在海外民运历史上创出了好的先例并为後来以魏京生为主席的联席会议催生。
为了促进纽约地区的海外民运朋友更进一步地团结,在林樵清、王涵万的共同策划下,民联阵-自民党於九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假法拉盛文教中心召开虎年迎春晚会,广邀各民运团体和个人参加。多年来在纽约的民运朋友相聚在一起,他们是严家其,高皋夫妇,王若望、羊子夫妇,胡平、王艾夫妇,黄翔、张玲夫妇,陈一谘,王军涛,高寒,谢选骏,张林,鲍戈,潘国平,刘国凯,唐柏桥,吕京花,宋书元,傅申奇等,纽约地区民联阵-自民党总部、分部成员林樵清、王涵万、杨巍、周晓、陆耘、纪红、连美英、王湘、华夏子等数十人与会。
郑源代表民联阵-自民党向与会的朋友们拜年。二十四日刚结束欧洲之行从英国返回纽约的魏京生,也赶来与民运朋友们见面拜年并致新春贺词。在美访问的中华民国侨委会祝基滢委员长委托王涵万带来他对海外民运朋友的问候及送给魏京生的礼物。大家畅谈对新春的展望。自助餐後举行了卡拉OK和舞会。
九八年五月二日,在王涵万理事通力协助下,流亡海外的北京大学校友和毕业於国内外各院校的民运朋友在文教中心召开“北大百年校庆”,四月份刚获释放的王丹同学参加聚会。校庆会由郑源和胡平共同主持,陈一谘、胡平、严家其、刘青、王丹、白梦等先後发言,王丹并期许北大一百一十年校庆时,在座校友能回北大共贺。
     五月三日上午,在王涵万理事的联系下,在纽约访问的中华民国侨委会焦仁和委员长与王丹同学共进早餐,早餐前并举行记者访谈会,焦委员长当面邀请王丹访问台湾。陪同早餐会的有王涵万、郑源。
九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民联、民阵、在加拿大多伦多召开代表大会,林樵清郑源受邀列席代表大会和研讨会。同时间,在澳门召开“港澳回归与中国现代研讨会”,王策主席、王涵万理事等人参加。
王策主席在会上发表了他后来准备上书中共的著名文章“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改良案”!虽然文章的标题与内容随即在民运朋友中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明白人却明白通篇文章的宗旨是一个“变”字。
文章在回顾了百年前戊戌变法的历史后,为中国目前一党专制下的政治改革提出了一个可行的分步进行的三十年的方案,最重要的一点是“头五年实行社会大和解,平反‘六四’,开放党禁、报禁,让有意参政的社会人士自行组织政治团体,发表政见定论,完成改革立法,调整国家机构。随后的几个不同的五年期限内,开放不同的百分比为非共党和共党人士自由竞选。如果共产党能够迈出这一步,与海内外的民主派人士共同商谈此类民主政治改革大计,则一可谓中国之大‘变’,二可谓中国之新生。王策主席对所有因此文引起的争鸣都很感兴趣,因为他知道政治问题的讨论才能深化这一主题的内涵,这也是他发表此文的本意。
九八年七月七日,王策主席发表声明,摘要如下:
“欣悉“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备委员会”发表公开宣言宣告成立,这是中国大陆突破党禁的一声春雷,为中国走向多党民主政治迈出了勇敢的一步,我们为此鼓掌叫好!
     我们赞同中国民主党在其成立宣言中所表述的有关社会政治主张,……我们也高度赞赏中国民主党提倡以文明对话方式解决任何事端与分歧,以非暴力的、和平理性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
     我们呼吁中国政府当局不要对中国民主党筹备人士王有才、王东海、林辉等人有干涉其人身自由、政治迫害的行为,尊重他们的公民社会政治权利,准予他们登记成立政治社团,使中国的民主政治改革在无恐怖的、和平公正的气氛中起步。这是我们中国人民之福,也是子孙万代之福。”
七月十日王策代表民联阵-自民党发表声明呼吁立即释放中国民主党筹委会被中共当局拘押的九名成员。
九八年七月十五日,王策主席行文通告民联阵-自民党:魏京生已接受他们的邀请出任民联阵-自民党的名誉主席。
九八年九月一日,王策主席发布“中国民联阵-自民党行政人员任命书”,任命林樵清为总干事等二十六名各工作部门的行政负责人。

二、王策回国上书被捕与全球性的营救工作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中国民主联合阵线-自由民主党总部发表一号公告: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王策,政务委员李力和黄河清已於十一月二日被中国公安人员拘捕,同时被捕的还有浙江中国民主党发起人王有才,四人如今下落不明。
公告中呼吁:回国,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权利,民主,是中国人所向往的目标。我们希望全世界爱好民主的人士团结起来,共同营救王策等四人,为推动中国的民主尽上一份心力。
前一天下午即三日,民联阵、自民党总部、纽约分部已召开记者会,向各大报社记者宣告,王策自十月十七日离开欧洲,经中国南部边境进入中国。他此行希望能到北京面见中国人大、政协负责人,呈上他发表的“中国执政三十年不变改良案”。在记者会上,郑源向记者们宣读了王策主席十一月一日从大陆发出的“回国上书声明”,摘要如下:
     “本人自一九八三年出国留学,在海外已有十五年之久。本着中国读书人的良知和情怀,在此期间无时不心系祖国,希望她能成为既繁荣昌盛又自由民主的国家,以立身世界先进民族之林,所以选择了政治学为专业,在夏威夷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作《中国重生之路》一书,以探索中国发展的道路。”
     “本人认为,值此签署有关《人权及公民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之际,应把酝酿多年的政治改革提上议事日程,开放党禁、言禁,突破改革的瓶颈,以启动中国社会向自由民主的转化。本人曾就政治改革提出一个保证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的改良案,设计了一个通过逐步按比例开放政权的方式,来实现由一党专制向民主的多党制转化的构想。此次毅然返国,就是要将此方案提交给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以供讨论,并呼吁“政协”能为我们的政治改革召开一次特别会议,广开大门,欢迎国内外朝野各界有志於中国改革的团体和个人共襄盛举,以研讨一切可能的改革方案,为我国寻找前途。……”
“本人这次返国为政治改革上书,目的在於为政府和在野的民间政治力量之互动,创造一个契机,希望这种互动将会是良性的、积极的。当然,本人也做好了思想准备,不管面前是万丈深渊,本人也将坦然面对。但无论如何,中国的民主政治是一定会实现的,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滚滚的民主洪流定能冲决腐朽的专制堤岸。我们中国人民前赴後继,坚持不懈的奋斗,必将换来一个光明自由的明天!”
落款为: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王策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一日。
九八年十一月五日,民联阵-自民党总部发表公告(二),宣布成立“救援王策等人紧急处理小组”并将会同世界各地海外各民运团体和各个侨团声援王策等四人。
同一天,王策妻子唐绚中给中国政府公安当局的公开信经总部传至各报章发表。唐绚中在公开信中写道:“我不懂政治,但我知道我的丈夫有一颗爱国爱民的心,他总想以基督的慈爱来帮助中国人得到更幸福的生活,为中国开创更美好的明天。他个性温和,虽然理想坚定,但绝不会使用强烈手段去从事任何事情。这次他回中国,也只是想以温和的手段来帮助中国的政治改革。……做为一个妻子及一双儿女的母亲,我的心情是不言而喻的。女儿还小,我不敢让她知道此事,但儿子眼中的焦虑,更让我心头百上加斤。……如果审判不可避免,我希望能够得到准许到法庭旁听。”
九八年十一月六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在加拿大举行成立大会。郑源、林樵清、王涵万、陆耘开车十多小时从纽约赴会。
联席会议当天下午,在魏京生的紧急倡议下,由郑源、王涵万向世各地的代表报告了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王策回国上书被捕的紧急事件并呼吁海外联席会议声援。
晚间,由魏京生主席签署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关於王策等人被捕的声明”发表,这也是联席会议的第一份声明文件,摘要如下:“参加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的各国代表获悉: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王策先生为上书中国政府推进民主进程,回国後被中共当局关押。同时被关押的还有王有才、李力、南宪三位民运人士。我们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王策等人。我们呼吁各国政府和人权组织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促使其确保上述民运人士的自由和安全。
     “将一些著名的异议人士流放海外,是中共镇压民运的一种手段,并不意味着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剥夺民运人士回国的权利,是对人权的严重侵害。中共必须取消禁止回国人士的黑名单,让中国人能自由出入中国国门。”
十一月七日晚,林樵清等四人又连夜开车赶回纽约,在八日下午组织了民联阵-自民党纽约分部在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前的示威抗议活动,并向领事馆递交了由郑源行文的”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就王策等人被捕致中国政府抗议信”。
抗议信中指出:“回国是每一个中国公民的权利,上书更是每一个爱国的知识分子的责任。回国的王策先生不顾个人的安危和妻小的担忧,为促进中国社会向自由民主的转化,大胆建言,公开讨论。中国共产党如能顺应形势,接纳党内外各方呼吁,开放党禁、言禁,进行政治改革,则是中华民族之幸事!中国政府决不应反其道而行之,陷王策先生等人於囹圄之中,而陷中共自己於不义,误中华民族飞腾之良机。
“我们希望中共政府尽快释放王策等人,并早日与各界贤达成共议中国政治改革之大计。如中共政府不能顺民意之向背,一意孤行,我们为营救王策先生,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动员国际社会和海外各种力量直到王策先生获得释放与安全。”
参加抗议活动的人有林樵清、倪锦彬、徐水良、唐柏桥、严敦正、鲍戈、周晓、纪红、张凤、连美英、陆耘、郑源等数十人。
     十一月七日,美国各大华文报登载:流亡美国的二十三名中国大陆异议人士致美国总统柯林顿的公开信,要求美国政府正视王策及大陆民运人士相继被中共政府逮捕的事件。联署公开信的有魏京生、王丹、王炳章、王希哲、辛灏年、鲍戈、傅申奇、徐水良、张林等。
     十一月十一日,郑源在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上征集的各国代表亲笔签名的公开信发表,呼吁中共政府释放王策、李力、黄河清、王有才等人。签名的有魏京生,刘千石、郑义、刘青、万润南、倪育贤、齐墨、盛雪、相林、田中健之、杨怀安、宋书元、周大维、吴学灿、陈破空、倪锦彬、项小吉、薛伟、应易中、李杰明、范一夫、刘邵春、黄慈平、严明、曹士华、王进忠等。
     民联阵-自民党的同仁将永远感谢前述所有签名呼吁的朋友。“当大多数人民在专制社会无法发出声音时,持不同政见者应清楚地站在执政者的对立面,发出批评的声音,抗议的声音,挑战的声音;当被压迫者和统治者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持不同政见者首先应谴责统治者的行为,并向人民传递出不屈服的信息。”我们的朋友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十二月五日,民联阵自民党在法拉盛文教中心召开“王策事件面面观”座谈会,以声援上个月被捕的王策等人,并在更广泛的范围对他的“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改良案”和回国上书事件进行讨论。
林樵清总干事首先以“温文的勇者”为题,全面地介绍了王策博士的经历以及他在海外民主运动十多年来的活动,特别介绍了他回国前的思想准备。他说:“有些事情是一定要我亲自回去才有意义的。没有外国护照正凸现了我是中国人有权利回国的事实。我已经有了被判刑坐牢的准备。如果我被捕,你们不要为我担心,只要照顾好我的妻儿就行了。”
林文最後写道:“有些人有理想而没有勇气,有些人有勇气而没有理想。王策博士二者兼具,如今却身在中共的囹圄之中,思之令人泪下。同时也为在二十一世纪就要来临时,中国还要出现类似谭嗣同式的人物而感到悲哀。”
专程从法国赶来与会的岳武理事介绍了他护送王策进入中国前後的情况。
从华盛顿前来开会的黄奔理事就王策的“改良案”做了专题发言。他指出王策主席的“改良案”是海外民运近二十年来第一次具体的民主改革的方案而不是过去的口号。
胡平先生发言中指出中国要真正地走上和平的民主改革必须提出这种妥协的方案,使双方都能接受。
严家祺先生认为对於王策的“改良案”有不同意见这是必然的,但王策先生回国上书的勇气是值得我们尊重的。
辛灏年先生认为王策先生不是“闯关”和“做秀”,而是要回国讨论民主改革,这是一种牺牲与奉献。
王涵万理事则强调指出,王策是我们的主席、兄弟,他回国是代表了我们民联阵-自民党。为了营救王策和帮助他的妻小,我们要不遗馀力。
郑源最後发言题目“勇者的光辉”中谈到:王策先生在其文‘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中写道:“中国有句话叫‘坐而论道,起而能行’,所以光是讨论是不够的,重要的是如何把我们的讨论所得到的观念变为行动,要去做。”
王策主席是一个敢於实践的勇者,他基於对海外民运越来越多的内斗的深刻反省,对国内组党运动兴起後一种投入国内民运主战场的热切渴望,怀着为宣扬自己的理念纵使坐牢的决心,踏上了归国之路。王策主席的所作所为,将永远激励民联阵-自民党同仁为民主事业而继续奋斗!
参加座谈会并发言的还有洪哲胜、刘国凯、曹士华、高寒、魏玲、周晓、纪红、亚衣、华夏子、冯东海等人士。
     洪哲胜先生主编的《美东时报》民主论坛於九八年十二月十五日发表了林樵清文章“温文的勇者”。十二月十六日又发表了周晓的文章“王策与康有为”。《北京之春》於九八年十二月号全文发表王策的《回国上书声明》;九九年一月号发表了前述林樵清、周晓二人的文章;三月号发表陆耘的文章《从王策的策略选择谈起》和德国华骝的文章《我所认识的王策》,五月号发表周晓的另一篇文章《王策在人生观上的超越》,六月号发表李力的文章《王策中国行》。
     九八年十二月十六日,王策的妻子唐绚中向中国政府发出第二封公开信。
     九九年一月二十五日,民联阵-自民党总部向新闻界发文:“王策案将於一月二十七日开庭,王策将自行辩护”。此新闻稿中谈到:“王策的妻子唐绚中和二姐王熙淳已於一月六日回到中国,为王策受审一事奔走。……杭州检察院派给王策的律师王志健,由於拒绝为王策作无罪辩护,已被王策和其家属辞退,故王策一案无律师,王策将自行辩护。
     九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杭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王策一案。民联阵-自民党举行记者会,抗议中共政府对王策的无理审判。出席记者会的魏京生对记者们说:中共控告王策的罪名皆是不成立的。他对中共最近以来迫害国内组党人士的倒行逆施表示非常愤怒。严家祺、王涵万、林樵清、洪哲胜等人也在记者会上发言。
     二月三日,杭州市中级法院判处王策博士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四日,郑源为总部行文“中国民联阵-自民党就主席王策被判刑公告”发各报社,全文如下:
     一,中共当局强加於王策主席的“资助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及“偷越国境”两条罪名根本不能成立;王策本人在法庭上的自我辩护,已经义正词严地驳回了中共当局的起诉。因此,此次宣判根本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共当局御用的法庭早已沦落为中共镇压国内外民主运动的工具。中国民联阵-自民党全体同仁,决心与中共当局的非法宣判抗争到底,并要求中共当局尽快地无罪释放王策主席。
     二,中共不局已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力公约》。据此公约,任何人回到自己祖国的权利不可被剥夺,人人有权享受言论和结社的自由。王策主席此次回国上书被捕并被判刑,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与联合国的关注。中共当局在二十世纪的最後一年,还在背离国际社会之公理,对一介书生的建言而逆耳,世人怎麽能期待中共当局进行迫在眉睫的政治改革,中华民族怎麽能够汇入世界民主发展的潮流中来。中国民联阵-自民党将再次向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呼吁:世界民主、自由的力量行动起来,迫使中共当局尽快地释放所的政治良心犯,给中国人民真正的权利和自由。
     三,中国民联阵自民党将建议总部成员(副主席、理监事等)在每年的王策主席被宣判日(二月三日),全体绝食一天抗议中共的非法判决;同时建议理事会通过保留主席职务,直到王策主席被无罪释放,并召集新的代表大会为止。我们相信,中国的未来是掌握在中国人民手中,中共的倒行逆施只不过是在锤炼中国民主力量的意志和决心,民主的必胜和中共专制政体的消亡都是指日可待的!
二月六日,总部向新闻界发布:西政牙外长马尔他斯再度致函中共外长唐家璇,对王策博士被中国政府判处四年徒刑表示强烈不满,并说他已研究过王策的文章和行为,没有发现什麽犯罪的地方,他希望就王策一案继续和唐家璇进行对话。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也表示,研究过王策的回国後行为,不知王策犯了什麽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并表示将继续关注此事。
王策妻子唐绚中已於五日至杭州中级法院取回王策的判决书,但她要求与王策见面的请求,再次遭拒。唐绚中强烈质疑法庭在二月三日审判王策时,不通知家属到场的做法。与王策同案被捕的李力、黄河清,至今未有任何消息。民联阵-自民党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此二人的下落。
     九九年二月十六日,民联阵-自民党总部决定发起全球民运人士接力绝食,以声援被捕坐牢的王策等人。经总部与时在欧洲访问的魏京生联系,二月十六日魏京生在法国萨哈诺夫人权奖十周年纪念大会的颁奖典礼上宣布展开二十四小时绝食活动,随後的绝食活动由纽约、华盛顿、格杉矶、旧金山、加拿大、日本、香港、德国、法国、西班牙、荷兰和澳洲等地区的共七十馀名朋友接力进行。纽约地区郑源、严家祺、王涵万、王炳章、薛伟、倪育贤、万润南、周晓、陆耘、纪红和林樵清由十七日至二十七日。民联阵-自民党澳大利亚委员会主任委员陆永彤组织了二十多人的接力绝食。
     九九年五月出版的《北京之春》八月号刊登了王策事件被捕获释的民联阵-自民党政务委员李力的文章“王策中国行”,文中介绍了王策归国的情况。由此文章我们得知王策等人回国的行程,现汇总如下:
     八九年八月派李力回国。李力在巴黎会见朱光、岳武、柯力思、许天方等人讨论当时海内外情况後,於八月十七日由法国飞往北京。李力回国後和先期在国内的民联阵-自民党政务委员南宪(黄河清)等人会面,为王策回国作有关准备。
     九八年十月十六日,王策在岳武陪同下,从法国巴黎动身经越南於十九日顺利进入大陆。二十三日李力飞昆明会见王策、岳武。当晚,三人商量了国内行动计划。二十四日下午四时多,王策、李力乘火车离开昆明,岳武留昆明与王策保持联系。
     十月二十六日下午王策、李力到达温州,与南宪会面。二十六日至三十一日,三人会见了国内民运的朋友。十一月一日,王策拟就“回国上书声明”,并通知在昆明的岳武先行出境回法国。王策决定到杭州会见王有才後转机赴北京上书。十一月一日夜十一点四十分,王策、李力由温州乘火车北上,随身带有拟向全国政协和人大递交的“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改良案”和“回国上书声明”。
     十一月二日上午九时,火车到达杭州,陈光铭接站。三人立即先去购票。王策以化名李卫强的证件购得当天下午一点十五分杭州飞往北京的飞机票。随後三人驱车到杭州玉泉公园见中国民主党发起人王有才。王策和王有才彼此介绍了国内外民运的情况和今後的合作设想。王策了解到王有才被捕释放後失去工作,便送他一千美元解决生活困难。
        中午十二点左右,二王会谈结束。王策、李力、陈光铭三人去机场,王有才步行回家。王策三人在机场用餐,将近下午一点时,十多位便衣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逮捕了王策三人。三日,南宪、邓焕武在温州被捕。至此王策、王有才、李力、南宪、陈光铭和邓焕武六人全部身陷囹圄。
     九九年二月四日,王策被判刑四年,二十四日被遣送位於金华的浙江第五监狱服刑。
九八年十二月中旬,被捕的陈光铭在杭州释放;九九年一月中,邓焕武获释;二月十四日,南宪获释经法国於三月二十二日回到西班牙;三月七日,李力释放後被驱逐到澳门回欧洲。
国内的民主党组党运动也受到中共的镇压,十一月二日被捕的王有才被判刑十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北京徐文立被捕判刑十三年;十二月三日武汉秦永敏被捕被判刑十二年。李力此文痛斥了中共暴行:“专制的中共当局为了维护专制,仍然像一百年之前的慈禧一样把这批忧国忧民的民族精英投入牢狱。呜呼,戊戌百年是戌寅!”
     在“九九海外民运之友迎春晚会”(纽约),郑源代表民联阵-自民党总部致词时讲到,过去的一年,是中国历史上很有意义的一年,在近五十年的中共一党专制的压迫下,中国国内民主力量的抗争走出了最重要的一步,组织全国范围的反对党。我们向战斗在最前列的国内民主党人和民运的朋友、家属表示最大的敬意和支持。在中共一党专制如此严苛的条件下,组党运动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民主力量的智慧与勇气!
     “万山不许一溪奔”,中国民主党的筹组尽管遭到中共粗暴的镇压,但追求民主,自由的溪水毕竟会汇成大江大河,最终冲垮中共专制的堤坝。
     发表在《北京之春》九九年五月号周晓的文章“王策在人生观上的超越”更是一篇好文章。现摘录部份段落如下:
     “人生观上的高度超越使王策在没有任一国家护照保护下,毅然勇敢地踏上中国政府不准他入境的中国大陆----他愿为其献身的祖国国土。王策所拥有高尚的人品和超越的人生观,使他能坦然面对被捕、审判、坐牢、甚至死亡。
     “从王策参加民运的轨迹看,事实上,王策不仅仅是学者,同时他更是革命家。王策的‘改良案’如果能够逐条实施,从实施的第一天起就是一个革命过程的开始;三十年中的过程就是革命过程的环节;三十年最後一天完全改制,也就是革命成功。
     “中共判王策的徒刑,客观上在为他这个政治学博士已经很精彩充实的人生再补充色彩,他会继续走在‘中国重生之路’上而不回头。”
     九九年十月一日,美东《世界日报》A8版由民联阵-自民党总部集资购下,以全版版面刊登王策主席的“回国上书声明”和“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改良案”,全部费用数千美金由民联阵-自民党各地朋友赞助。总部和林樵清总干事在集资资助王策回国和被捕後其家人的生活援助方面做出卓有成效的工作。我们并衷心感谢所有朋友和同仁的资助,总部详细地记录下所有各人的资助款额。
     九九年十一月二日是王策主席回国上书被捕一周年,民联阵-自民党总部在纽约召开“世纪之交谈中国人权----纪念王策博士被捕周年座谈会”。郑源、王涵万和林樵清主持,参加座谈会的有严家祺、司马璐、万润南、唐柏桥、高寒、姚振宪、周晓、洪哲胜、杨月淯、阎淮及浙江陈立群等人。王策事件被捕的政务委员、理事李力特地从西班牙赶来参加会议,并向与会的各报社记者报告了王策被捕前後的经过并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纪红女士做为《北京之春》的记者与会并在《北春》九九年十二月号发表了此座谈会的专题报导,详细地介绍了李力、严家祺等与会者的发言。林樵清发表了书面发言“就地反共论”。
最後,我们愿以黄河清(南宪)和黄元璋为王策唱和的送行诗结束此文:“此去京华闹天宫,出儒入侠亦从容。罗成叫阵小豪杰,王策闯关大英雄。不变卅年改良案,鼓吹一意民主风。公约且作长缨舞,试看神州缚孽龙。”(黄河清)“手执长缨赴霄宫,大仁大智且从容。论学淹通百载事,擒文奇健千秋雄。美欧山石供雕错,故园旌旗望台风。愿卜鸡鸣天下白,新篇民主子犹龙。”(黄元璋)
仅以此文纪念王策主席为中国民主坐牢一周年,并致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央理事会各理事,中央监委,各工作部委,各分部,各支委。
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
於美国纽约
 
Tags:民联阵—自民党与王策 责任编辑:wangce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温文的勇者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免責聲明 | 私隱政策聲明 | 版權公告
2013 中国共和党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