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爱天爱地爱人”的文明更新之时代意义
2014-01-24 02:34:23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爱天爱地爱人”的文明更新之时代意义

 
一、             由传统的儒、释、道及基督教来看“天地人
 
天地人三际关系构成人在宇宙间之定位坐标,俗话说:“做人要做顶天立地的人”。在动物中只有人是头顶向天的,其他都是背向著天。也许这意味著我们人类同天有更直接的沟通关系吧!
对天地人,各家都有著不同形式的认识与论述。儒家的陆象山说:“儒者以人生天地之间,灵于万物,贵于万物,与天地并而为三极”。此外尚有“三礼”“三德”等说法,佛家则讲三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佛家认为一切众生都在三界中生死轮回,没完没了,备受苦楚。
道家讲“三清”,指上界的玉清、上清、太清三位神仙。其德性舒化于宇宙之中则是天清、地清、人清,道家又有三元之说:“夫混沌之後,有天地水三元之气,生成人伦,长养万物”。(见《云笈七签》?卷五十六)
有趣的是道家这种宇宙开辟,先有天地,後有水,从水中创生人类及其其他生物的看法,同基督教的创世说十分接近。《圣经?创世记》的第一句就是这样说的:“起初,神创造天地,…神的灵行在水面上。”接下去又写道:“神说,水要多滋生有生命的物,…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种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写到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各家基本上都是以天地人三际之间关系来叙说宇宙大系统之生成与存在的图式的。
 
二、各家对天地人三伦关系的会通性论述
 
那么这个大系统就构成了宇宙之间的三伦的相互关系。对这三伦关系,各家均有进一步的论述。
儒家讲畏天命,这天命虽有点抽象,但仍源于前期唐尧三代时人们对上帝的敬畏崇拜。又讲“亲亲、仁民、爱物”:主张三者关系要“中和”,所谓“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中庸》)
佛家说慈悲,戒杀生,讲众生平等,对重建人伦、物伦等关系也很有价值。在人伦方面,大乘发菩提心的修持方法有两种,第一是弥勒菩萨的修法,有七重次第:1.观一切众生平等,2.观一切众生都是前生父母未来诸佛,3.作有恩想,4.作报恩想,5.作愿一切众生得乐想,6.作一切众生离苦想,7.为令众生离苦得乐,自己必须成佛。
第二是文殊菩萨的自他相换修法,就是把别人当成自己,把自己当成别人,自己固然变成佛,更要紧的是使别人成佛。
在物伦观上,佛家有“依正不二”的观点。依报指环境。正报指生命主体。佛家认为生命主体和自然环境是融合不可分的,是“一体不二”的。人的躯体是由他周围的物质形成的,人受到万物的恩惠,所以要正确认识到自己所受的恩惠,为环境和其他生物作出贡献,佛家的这种“依正不二”的思想也是一种“天人合一”的物伦观。(关于佛家的这些论述转引净慧主编的《佛教与现代文明》一书,中国佛教协会出版)
道家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又认为:“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即宜,三才乃安(《阴符经》),讲的是天地人皆服从同一规律,三者之间互相效法,相存生息。道家如庄子还有“齐物论”,认为“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万物皆能互相转化,没有差别,道则无所不在,都是一种“天人合一”的伦常观。
基督教则著重讲爱上帝与爱人。耶酥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马太福音》二十二章37-40节)。这两条诫命是基督教的核心所在。
基督教还特别强调爱你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人祷告。原因是因为上帝的日头照好人,也照坏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因为上帝同样恩待忘恩和作恶的。所以我们要象天父一样慈悲,才能成为天父的儿子。(见《马太福音》五章38-48节,《路加福音》六章27-36节)
基督教这种爱仇敌的教训是很有深意的,这同佛家的去分别心,冤亲平等之训是一致的。佛入地狱救恶人,耶酥基督为罪人上十字架,这一上一下,都是为仇敌、为罪恶之人作出牺牲之表现,这就是神佛的无分别的广施博济的爱。
明于此,则知人间的憎恨争斗都来自无明的起分别心,只有提倡无分别心的大慈大悲大爱,才能平息人间的阶级斗争,区别敌我,爱憎分明的争斗忌恨之心。
总起来说,本论述以“爱”来彰显天地人三伦之会通性关系,是从各家论述中提炼出来的。爱中包涵敬畏相亲,依存生息,返本合一之意。
 
三、现代人的精神危机失落安身立命之坐标
 
我们现在来讲“爱天爱地爱人”的三伦有什么意义呢?我觉得问题就在于我们现代人对这三伦的认识已经模糊失落,在日常紧张忙碌的生活中,使自己变得目光短浅,自我封闭,使个体生命和整个宇宙系统脱离关系,失去意义。由于失去定位调节的坐标,所以现代人在心理、精神、社会、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等活动均出现问题。
首先是以科学主义和唯物主义来否定对超越性的神,也就是上帝的信仰,以世俗物质的眼光来看一切问题,使人的生命局限于物质层面,而和真正的生命之源头失去联系。
其次就是盲目的发展生产,造成环境污染与对自然生态的破坏,从而也使自身受到惩罚,人类生存的环境日渐恶化。
还有就是人与人之间视同陌路,甚至把人作为达到自己目的之工具和斗争对象,这种人际关系之不正常无论在大陆、港台海外都可以看到,从动刀动枪杀人,到国会殿堂的打骂斗殴,俯拾皆是,大陆作家郑义报道的人吃人现象,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总而言之,纵观海内外,在现代物质文明的发展中,人没有成为物质的主人,反而成为物质的奴隶。在对后天器物声色名利的追逐中,迷失了自己先天清净安宁和天地合一亲近的神明,去道日远,往而忘返,这就有必要让我们重新来反省自己在宇宙中的地位,从而调节自己的行为取向。
 
四、中西文明会通对二十一世纪人类和中华文化圈可能有的贡献
 
我们人类即将步入二十一世纪,面临著许多新的考验与挑战,如何把持机会,开拓新的文明境界,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也只有会通中西文明的精神与智慧,才能使我们有能力去面对未来,开创新的时代。
对于中西文明的会通工作,近现代以来已有很多人在作出努力,目前在坐的好多学者专家也都在这方面孜孜不倦地努力,象杜维明教授对儒学的推广,梁燕城教授对会通基督与儒学的努力都是很好的例子,令人敬佩。
我个人觉得目前要使中国文明提升转型,以达新的境界,必须与基督教文明对话沟通,在发扬中国原有文明中的精华部分时,也要以基督教文明的核心精神来补充我们自己的不足之处。本人在拙作《中国重生之路》中提出“爱天爱地爱人”的三伦之说,也就是想把基督教中敬爱上帝的观念融入中国原有的伦常之中。在人伦物伦之外更要彰显神伦之根本重要性。
最近读了德国基督教神学大师孔汉思(Hans Kung)和中国哲学家秦家懿合著的《中国宗教与基督教》一书,颇受启发。我想在这里也同大家简短地分享一下这书里的一些关于中西文明会通的观点。
孔汉思在这本书里说:“普天下,学习他人既是充实自己”,他主张西方向东方学习,东方也要向西方学习。他认为在文化伦理上可以有双重身份,进而讨论在信仰上是否也可以有双重身份,这当然是一个很困难复杂的问题。
孔汉思讨论了这个问题的几种不同的立场。其中之一是认为基督徒可以吸收本土的宗教,以互相补充。他写道:
“亚裔的基督徒不但可以严肃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宗教,同时也可以严肃而认真地对待亚洲的本土宗教,只要后者和基督教教义不相矛盾,基督教和亚洲宗教相结合能够让人更深刻地理解最终真实、绝对存在和神,还可以让人更深刻地理解世界、人类和自然。的确,它最终会导致对自省等做法习惯的更透彻的认识。我们开展的宗教间的对话,一再说明虽然各宗教有分歧和差异,他们还有更重要的相似和融合的因素。它还表明,通过互相补充,可以实现宗教的充实丰富。如果一个基督徒希望信儒学、道教或佛教,如果他/她在追随耶酥基督的同时,又想认真地吸收其他宗教关注的问题、观念和习俗(只要它们和基督教的教义不相左),这没有必要非得自相矛盾。从基督徒这个词最全面、最广泛的意义上讲,这样的基督徒是促进世界宗教大联合的基督徒。”(秦、孔:《中国宗教与基督教》第247页)
我想这种立场对我们来说,不管是信仰儒、道、佛或基督教的,都有启发的意义。我们每个信徒都可以有自己的基本信仰,同时吸收其他宗教的合理之处来补充丰富自己的精神境界,甚至可以发展出新的文化表现形式,来发扬光大自己所信仰的宗教,带动中华民族的新的宗教文明复兴进入二十一世纪。
总的来说,中西精神文明之会通,首先在于使人明白自身主体生命在时空中的定位与意义,克服其疏离忘本的失落和舍本逐末的妄行。在这个基础上,大之可以使人们在冷战时代,消除国际之间不同文明的冲突,以沟通合作来代替战争对抗,消除互相敌视隔离的壁垒,向地球村的人类生存共同体发展。
就中华文化圈而定,则有助于文化中国的凝聚更新,使步入21世纪的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地区都能相容合作,共创明天。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教育、环保等方面都能以合理妥善的措施来加以发展。希望我们在新的世纪,有可能建设一个有人间有爱的温馨社会,向爱天爱地爱人的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迈进。
 
[注:本文是作者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康州哈城华人浸信会的演讲稿。]
 
 
Tags:“爱天爱地爱人”的文明更新之时代意义 责任编辑:wangce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基督民主主义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免責聲明 | 私隱政策聲明 | 版權公告
2013 中国共和党版權所有